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桌面快捷方式 | 站内地图 |
关键词: 宝宝 婴儿 妈妈 胎教 保健

资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宝宝在线 >> 妈咪之家 >> 浏览文章

黄苗子的第二春【七四】

2012-4-22 13:02:18 articlefrom author 【字体:
摘要:   文/雨谣     夏依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下子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然后,望着床边的黄苗子,泪水便汹涌而出。是啊,她毕竟是孩子的母亲,怎么可能不伤心。虽然此刻黄苗子的心中
免费起名工具:只需选择姓氏、性别、字数,点击起名即可生成吉祥如意的好名字。
姓氏: 性别:【 男孩 女孩】 字数:【 三字名 二字名】 结果:【 100条 200条】

文/雨谣

    夏依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下子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然后,望着床边的黄苗子,泪水便汹涌而出。是啊,她毕竟是孩子的母亲,怎么可能不伤心。虽然此刻黄苗子的心中积满了无处发泄的悲伤和烦闷,但他还是坐到床边,把夏依拥进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没事,当前我们还会有孩子的。”这句话,黄苗子一说完就感到是在自欺欺人,但他还能说什么呢?难道要质问夏依之前为什么要决定流产?

    夏依把脸深深埋进黄苗子的怀里,哽咽着说:“对不起,我应该听你的话,辞掉工作,兴许我们的孩子便不会分开咱们。”夏依的话,又扬起了黄苗子心底的那份悲哀,他眼眶湿润,他想起了艾丽那天对自己说的,因果是彼此作用的,但他要如何告诉夏依,这所有的所有皆因为她之前种下的因,而今却要他来咀嚼这苦果?黄苗子不忍心在夏依新鲜的伤口上撒盐,她毕竟是自己还爱着的女人。

    安抚好夏依之后,黄苗子需要找个地方抽根烟。坐在住院大楼前的花园边,尼古丁让他的心绪稍微平稳了一些,他脑筋里仍然是一片空白,这无疑是一次沉痛的打击,让他措手不迭,但同时也让他终于明白什么叫骨肉之亲,诚然那不过是一滩未成形的血水,然而,这段时光,他却因此而重燃自信和渴望,曾认为那是上天对自己的犒赏,却还是被无情地收回。

    草坪上有位年轻的父亲带着蹒跚学步的小女儿从他的面前经过,小女孩停下脚步,冲他绽开出一个最纯洁无邪的笑容,露出多少颗银白的门牙。黄苗子对年轻的父亲说:“我能抱抱你的孩子吗?”父亲毫不犹豫地将女儿送进黄苗子的怀里,网站建设,黄苗子微微抱着自己怀里柔软可恨的正人儿,一股从未有过的慈爱溢满心头,他盯着孩子粉嫩的小脸,问道:“她真可恶,叫什么名字?”孩子的父亲说:“谢谢,叫囡囡!”黄苗子叫了一声孩子的名字,囡囡便咧着小嘴笑了,小手挥舞着,那不经意触碰到他脸颊上的一小块柔嫩的肌肤,再次拉扯着他心田的悲痛。

    他把孩子送回到她父亲的手里,孩子挥着小手和他说再见,年青的父亲又带着她在草坪上一步一步练习走路,那画面让他觉得嫉妒。他又点了一支烟,让自己宁静,他想起周国平有本书叫《妞妞》就是记录自己和注定会夭折的女儿妞妞的点点滴滴,此刻,他突然能理解周国平当时的心境,那是何等的爱哀交加,但他至少还和女儿相处了五百六十二个日日夜夜,还有文字可能吊唁,而自己呢?只是不到一百天的时间,甚至还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黄苗子掏出手机,他拨通了艾丽的电话,艾丽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同学,是不是日子定下来啦!”黄苗子苦笑着,心想,幸好艾丽看不见自己的这个表情,那是比哭还争脸:“孩子没了。”艾丽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说:“我很难过,为你,为她,更为你们的孩子!”黄苗子有想哭的冲动,他握着电话的手甚至在微微颤抖:“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医生说她是习惯性流产,可这是咱们的第一个孩子。”

    艾丽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你现在痛楚的不仅是因为失去了孩子,而是你更在乎她的从前,对吗?”又被艾丽言中了,黄苗子不得不否认,自己真的在乎,他沉默着,无言以对。艾丽接着说:“你们男人啊,怎么就不会以为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背着贞操枷锁,若没有男人,这女人能失贞,即使这都归咎于女人不自爱,不自重;但你已经是孩子的爹了,为什么还在乎她曾为谁流产呢?那这婚你还结不结?”艾丽最后的这句话,是黄苗子还没来得及思考的问题,现在他不得不面对。

    是啊,这婚还结吗?艾丽见黄苗子不谈话,又问到:“老同学,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结婚毕竟是为肚子里的孩子负责,还是因为爱她?”黄苗子瞎话实说:“我否定我爱她,但假如没有孩子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快结婚,究竟我才刚离婚,还没有做好再婚的准备,当时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你现在不会真的想打退堂鼓了吧?”“说真的,网站建设,我很茫然,医生说了,她今后怀孕的机率低,流产的机率大,我想你应该知道这象征着什么吧?”

    这回是艾丽在电话那头缄默着,良久之后,艾丽说:“是的,我太清楚这象征着什么,这就是我说的因果关联,只是没想到,福气也会重叠。老同窗,虽然我这么说对你不公平,但我仍是要说,你还记得老师傅说的那句‘留世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吗?你既然爱她,是否为她撑起一片天呢?虽然还不能断定她今后就不能当母亲了,但这次的流产未然对她也是身心受创,再说这次又是谁让她怀孕的?而你生时,她还没生。”好一句‘君生我未生’,黄苗子思考着艾丽话里的意思,难道自己真的要不问从前吗?那未来也真的不提吗?

    这两个问题,他没问艾丽,因为不一定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对伤痛,旁人是毕竟难以感同身受,即便触摸得到。艾丽最后送他这么一句话,她说:“老同学,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好好斟酌,三思而后行,多保重!”挂了电话之后,黄苗子望着天边暖暖的斜阳迷了眼,记得有首歌是这么唱得: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这是黄苗子当初唯一能体味到的。夕阳将四处的所有都镀上了一层金光,好一个世间四月天,但自己还未出生便夭折的孩子,不机会看到这个冬天的雪了。

    黄苗子折回病房的时候,夏依又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泪珠,眉头紧皱,也许对夏依而言,何尝不是一场噩梦。黄苗子交代了护士帮忙照料一下夏依,便去了李春雷的酒吧。他只对李春雷说夏依流产了,其余的李春雷不敢问,而他更不想说,李春雷拿出一瓶酒,放在他的眼前说:“喝吧,今天我埋单。”黄苗子绝不客气地拿起酒瓶就一阵猛灌。这个晚上,黄苗子因为酒后驾驶被开了罚单,回到家,便将自己狠狠摔在床上。

    他瞥见了床头柜上那双粉红色的婴儿鞋,把它抱在怀里,终于哭出声来。他不晓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他,他想起了儿子,于是给许打电话,他忘记了现在已经是凌晨。电话通了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儿子睡了吗?”“是不是又喝多了?”黄苗子答非所问:“许,谢谢你,谢谢你替我生下儿子。”说完,不等许回答,黄苗子就放下电话,他真的太累了,或者睡一觉,明天将来就好了。

    第二天,黄苗子是被一阵婴儿的哭声惊醒的,原来那是一个梦。头痛欲裂,又不得不挣扎着起床。临出门的时候,楚楚打来电话,她说听李春雷说,夏依流产了,她给夏依炖了鲈鱼汤,让黄苗子给夏依带去,因为她怕自己送去会刺激到夏依,因为她的孩子很健康。黄苗子直接去了李春雷家,远远的他就看到楚楚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已经在楼下等他了,手里提着一只保温瓶,她说想和黄苗子说多少句话,却又不想当着李春雷的面。

    楚楚怀孕之后,黄苗子便很少见到她了,固然由于害喜的缘故,楚楚瘦了不少,但气色看起来很好,见到黄苗子向本人走来,她微笑着迎了上去,黄苗子先是接过她手里的保温瓶,然后说:“你还好吧?”楚楚微笑着摸摸自己的肚子,而后说:“我很好,宝宝也很健康,宝宝当初开始会踢我了,但这都应当谢谢你,是你让我有机遇当个幸福的妈妈;但为什么老天却不眷顾你跟夏依呢?”楚楚的话无疑又勾起了黄苗子的伤心,他苦笑着说:“总归是有起因的,可能是我自己不知罢了,楚楚,你说一个女人在什么情况下会亲手拿掉自己的孩子?”

    楚楚仰头盯着自己的肚子,而后说:“除非是不得已,不然应该没有一位母亲会无可奈何拿掉自己的孩子,毕竟那是一条生命,即便还未成形,但你为什么这么问呢,夏依不是意外流产的吗?”黄苗子盯着楚楚的脸,又露出了一丝苦笑说:“这次是意外的。”后面的话,黄苗子没有说出来,但楚楚好像已经明确了,她微微地说:“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虽然这不能当成借口,但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放过对方,有时候也是放过自己,就像你当初替我保守秘密一样,而这次为什么就不能放过自己爱的人呢?当然,这很难。”

    是啊,确实很难,黄苗子望着楚楚的脸,对她说:“很多侵害如果和自己无关,便能坦然面对,而一旦跟自己攸关,便不再那般从容了,聪明如你,应该懂得。别替我费神,我的事,我会慎重处理的,谢谢你的鱼汤,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说完,黄苗子看了一眼楚楚微微隆起的肚子,转身离开。或者艾丽和楚楚说的对,应该放爱一条生路……

    

     未完 待续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