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桌面快捷方式 | 站内地图 |
关键词: 宝宝 婴儿 妈妈 胎教 保健

资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宝宝在线 >> 妈咪之家 >> 浏览文章

【转帖】《现今耽美文十大毛病 》

2012-4-23 16:01:38 articlefrom author 【字体:
摘要:  说瞎话我最不擅长写议论文,但是经由这一段时光的潜水,看了那么多出色的文,又看到那么多的破绽,不得不必一句鲁迅的话说:“看来我是应该写点什么了。”   现今耽美文的十大毛病如下:   1、语句不通   语句不
免费起名工具:只需选择姓氏、性别、字数,点击起名即可生成吉祥如意的好名字。
姓氏: 性别:【 男孩 女孩】 字数:【 三字名 二字名】 结果:【 100条 200条】

说瞎话我最不擅长写议论文,但是经由这一段时光的潜水,看了那么多出色的文,又看到那么多的破绽,不得不必一句鲁迅的话说:“看来我是应该写点什么了。”

  现今耽美文的十大毛病如下:

  1、语句不通

  语句不通其实是一个会令人异常遗憾的事情,尤其是在故事件节非常精彩的情况下。例如冬虫的文章。

  “冬虫夏草”很好的笔名,同样她的文章构思也异样的新颖奇特,但是语法的基本功着实是令人挠头。我曾经看过他的三部比较经典的文,《流氓皇妃》、《另类国mu》、《我是狐狸精,不要拽我的尾巴》,这是按照我阅读的先后顺序来排的。《流氓皇妃》是我在友人推荐下看的,据说很不错,我也确切被剧情吸引着看到结尾,但是到了开始看《另类国mu》的时候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因为这篇文语法问题实在 未审是太多了!

  来举个例子吧。这是《流氓皇妃》刚开始的多少句话之一:

  (“前两年回家探亲,范善意救了个老道,那个老道感其恩情,一语点破谜径,说是他们头杀气太重,杀虐太重命中无子。” 这是前面的一句话。)

  “他们头吓得够呛好一番求教,老道决定帮忙,稍加点化,再加上他们头的努力,心眼最好一贯吃斋念佛的大夫人终于在今年为头生了个小子,随说那小子软布趴拉的,看着就不硬朗,可是单家总算有后了。”

  看了这句话大家会不会觉得很累?会不会觉得找不到重点?其实这个句子主要想说的是,“头”是如何得到儿子的,可是冬虫却犯了个写文大忌,竟然把很多句话合在一起了。本来是要简要描写的,可是却变成了一个糊涂句。说归说,那么就让我来给她修改一下好了。

  “听了这话,他们的头吓得够呛,经过了好一番求教,才使得老道同意帮忙。就这样,经过老道的稍加点化,跟他们头的尽力,再加上大夫人心眼好,一贯吃斋念佛,所以终于在今年,夫妻俩生了一个儿子。虽说那小子看起来软布趴拉的,不怎么结实,但是单家总算是有后了。”这样写的话是不是看起来就舒服多了呢?

  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感觉的,反正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认为语法过错是一见令人觉得很遗憾的事情。

  2、前后不通

  前后不通是指故事的前后剧情发生了错误。这里并不是讲人物的感情,而是说情节出现了很大的漏洞。例如:某人去了A处,在A处发生了甲事,而后又去了B处,在B处发生了乙事。可是经过了一段时间描写后竟然把甲事安到了B处,把乙事踢掉不要,而后又凭空安上一个丙事。这种错误往往出当初长篇里面,通常不易避免,只能尽量警戒。但是如果这种错误产生在短篇里面就让人头痛了,因为本来剧情就少得可怜,再来一个前后不搭调,启不更让人摸不着头脑?所以每当看到这种文章的时候,我都会无奈的摇摇头,宝宝,然后为这个作者惋惜一下。

  至于我最疾恶如仇的事件,那就是改名字。尤其是在别人的影响下,把原来已经写到一半的长篇里面的主角名给改了。要晓得这往往会造成文章混乱的局面,而且很难收拾。至于给我的感到,那就是这个作者很不自己的主张!而有些人改名字,恐怕是由于记性的原因,或者是剧情须要,然而仍是应当补充说一下起因。比喻风弄的《凤于九天》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么经典的一部作品居然也呈现这种问题,切实是令我深感遗憾。问题出在第一部结尾的地方,容王明明已经改名为安荷了,而且凤鸣也是这样叫他的,可是为什么在第二部里却又变回本来的名字了呢?这样的转变会不会太牵强?假如是我的话,必定会简单的做一下说明。

  3、他他不清

  其实这种弊病是最低级的,也是最容易出现的。本来一篇不错的文章却让读者为“这个他是谁,那个他又是谁”的问题上伤脑筋,其实是很没趣不是吗?如果要是我的话,甘心辛苦的多写些名字,也不愿意让人读不懂我的文章。

  举个例子好了,最近比较热门的多少篇文章里面又一篇叫做《天朝传说》也是我快要看不下去的文章,因为切实是太累了!

  引用其中一段:

  〔夏候且初笑,“我一个男人,戴一双耳环成何体统?不如我戴一只,你戴一只好了。”

  他惊喜,“你可知,戴上了,我就不许你取下了。”

  他淡笑,“有何不可?”取过一只耳针,直接穿过本人耳垂,也不顾有血流下,转过分来,笑问,“好不丢脸?”

  烛光下,但见他眼波流转,鲜血流下,更映得他绝美无双。他不禁痴了,良久,方道,“你戴一只,我戴一只,很快谁都会知道咱们的关系。你是一国之君,我不容许别人对你说三道四,我不戴了,你戴一双吧。这样,谁都不会猜疑我们的关系。”

  他气恼,“你怕别人知道咱们的关联?”他有那么见不得人吗?〕

  请问,除了一开端的那个夏候且初以外,你们能分得清那些“他”都是指谁吗?前两个还好分辨一些,可是第三个他〔烛光下,但见他眼波流转〕谁?又是谁见到他眼波流转了?而且后面又接了一个〔他不禁痴了〕这个“他”又是哪一位?看到这里我不禁感叹道:“幸好这里只描述了两个人,如果是三个人的话启不更糊涂?”

  4、对话零乱

  对话零乱这种毛病往往会把一部好的作品拖垮,所以是很主要的问题。

  就象我刚才说的,《天朝传说》的那段里只描写了两个人,所以还算能读懂。但是如果是三个人的对话,而且没有任何的提示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下面就是一个无比典型的例子:

  这段是我从一个叫thaty写的《法老的新娘》里摘取的一段对话,()中是我的说明。

  〔看着吉莫斯温柔的脸,梨花带雨的微笑在希伦的脸上绽开……下一刻就沉入了幸福的黑暗……

  “希伦!你说,你不在埃及的这段时间是不是都和这个希塔托人在一起?”

  “什么叫希塔托人?人家好歹也是个王啊!”

  “是呀!我和希伦谈话时可是都尊称你为法老的啊!”什么叫‘好歹’啊?

  “什~~~~~~什么?希伦你竟然和他在背地念叨我?!你……”

  “吉莫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

  “希伦~~~”

  “希伦?如何?和我去希塔托吧!”

  “当然……”

  “希伦什么你竟然允许他?!”

  “我……”

  “如何?总比呆在你这儿受气好!”

  “我说……”

  “你……手下败将,你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你的王宫?”青筋!青筋!

  “哈哈!我正好重建一个,就多谢陛下帮我处理废物了!”轻松!轻松!

  “你…………”

  “呵呵!”

  “轰------”黑烟四起………… 〕

  (A、B、C、A、C、A、C、B、A、B、C、B、A、C、B或A、可能是C、B)

  请问各位读者,如果没有我的注释,你们能分得清每句话都是谁说的吗?对这个论点,我只能说,小说毕竟是小说,它不是漫画!读者是无奈单从对话中了解作者想表白的意思的!

  5、缺少对话

  当然对话零乱是不好,不过也不能缺乏对话,如果没有对话的话整篇文章就会变的枯燥乏味。这个例子不好举,毕竟每个人感到不一样,就我看来河童的《安宁》就是属于这种类型的。6、过于卖弄

  其实这个问题是我始终想说的,可是却不能举例子,所以很困扰。究竟我写这篇探讨文并不是要针对某人的,但是这个问题却必须要说才行。

  “过于卖弄”往往出当初搞笑文里面。不知大家在写文的时候有没有这么一个习惯,就是当写到自己认为精彩的处所或者很有戏剧性、认为可能不会被一些人接受的时候,就会在句子的后面加一段自己的感想?

  例子:甲把乙推到床上(超级女王某S:嘿嘿!我要虐他了!乙:踢!我才不要,网站建设。甲:阴沉一笑…………)

  我所指的“过于卖弄”就是括号里的那些话,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写那些货色。当然如果写得好的话,又不是良多,倒也没什么,尤其是搞笑类的文,有可能还会增光。但是如果太多的话就是问题了,这会让人觉得作者很贫。要知道言多必失,还是管好自己的嘴巴吧。尤其是写悲剧的人如果总是写这种东西的话会让人看得无比扫兴。因为悲剧顾名思义是为了感动人,可是如果你总是加一段自己的搞笑就会让人抓不到重点,打扰情趣。这就似乎在葬礼上讲笑话一样,那个讲笑话的人确实很凸起,但是却也破坏了葬礼的气氛,令人很厌恶!写到这里,我不禁要问那些作者,你是要写文章呢?还是要引起别人的留神?如果你要是想著名,那就写你的文章好了,不要老是卖弄。只有你文章写得好就能够驰名的,不是吗?

  7、古今不分

  实在古代文和现代文是有一定差异的,这个情理我想一般人都比拟懂得才是。就拿用词上来说吧,“也”跟“亦”的意思差不久,但是在利用上却不太一样。“也”畸形用在现代文里,

  例如:“我也和你……”而“亦”却是属于古语,例如:“吾亦与汝……”

  所以现代文里个别是不用“亦”的,更不用说在人物对话中了。如果古代文章中的人物谈话总是之乎者也的,那絮叨变成古代文算了,这样最起码看着还是那么回事。

  就拿我的第一偶像玉隐来说吧,我几乎遍读了她的所有大作,但是唯独《红砂之都》没有兴致读下去,因为那明明是一篇很有古代气息的未来文,却变成了武侠文,让我感到有点不伦不类。

  还有更明显的就是河童的《安定》,人物对话总是让我觉得仿佛走错了时代。

  8、不讲迷信

  至于这个问题真实 未审是很令人无奈的,因为写耽美文的人往往是一些业余作家,也就是说,写文只是出于兴趣,所以也就不什么人去收集资料。况且大学毕业还是个问题呢,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探讨一些科学上的东西呢?当然任何人都不能强求你做每一件事都很谨慎,然而有些常识性的货色还是要留心,不然要出笑话的。尤其是在非常杰出的文里如果浮现这种错误,会让读者很遗憾。就拿我很喜好的一部作品来说吧。

  莎乐美的《孽子》,我想大家应该不陌生才对,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精彩的作品却有着常识性的硬伤。就我的感觉来说,这篇文章重要描写的其中一点就是“性”,但是它就是在这个性上面出了问题。诚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双性人和普通的女人的人体构造有什么不同,不外就我所知孕妇是不能怀孕的,更不应该吃避孕药。更确实的说,女人在怀孕期间连卵都不排,又怎么会怀孕呢?凡是在初中上过生物课的都应该知道,就算是异卵双胞胎也是因为母体排出两个卵子造成的,而且两个卵子排出的相隔时间不会太长,更不会在大肚子的情况下才排第二个卵。看了整篇文章,我认为莎乐美重要是要突出怀孕这个题材,可就是在怀孕的问题上出了个大的漏洞,这不是硬伤还是什么?

  9、故意忽略

  老人们常说,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就不要总是拿出来和人争辩。这句话的确说得极好,如果总是和人辩论一些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就会让人扣一个强词夺理或者无知的帽子,所以我很同意在写小说时尽量避免波及一些自己不了解的范围。这个情理很多人都应该知道,但是却有很多人歪曲了其中的意思。那些人在写文的时候自认为对某项事物已经非常的了解,但实际上基础就是“半瓶醋”而以,所以当不知该如何写的时候就故意忽略剧情,而往往被忽略的部分都是文章的灵魂所在。

  以上是写文的时候最轻易涌现成心疏忽的情形,每当我看到这种情况时都不由得为作者感到可惜……

  “故意忽视”其实也经常发生在写H的时候,这其中的起因往往有这么几种:

  一个是因为不会写,这个原因算是不近人情,但是如果剧情十分需要你写H的时候,不写的话有可能会影响整篇文的连惯性。

  第二个是因为害羞,这个原因很勉强,因为这会让不理解你的人认为是故意卖弄,从而对你整篇文失去兴趣。而且如果遇到那些性情不好的还会说你几句,认为你是在扮“假纯”。

  第三个是因为鄙视H,这个原因着实是很抵牾,因为毕竟每个人的接收标准不同,而且写文的是你,所以我也不能妄加干涉。但是要知道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的“柳下惠”都应该以剧情为出发点,即使你不喜欢,也还是无奈防止会碰到这个问题的。反正我是这样想的,即便你鄙视H,但是如果在文章需要的时候加一段好H,这样只会对文章有好处的。

  第四个是因为懒惰,这个原因让我感到很好笑,因为你既然想写文章,为什么还要犯勤呢?要写就把文章写好吧,坚持到最后才是胜利,不是吗?

  10、H弊病

  我的名字是hsm_天使,意思是愿望之天的使者,所以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欲望使者。从我名字里大家就应该能看出来我常常写一些什么样的文章了吧?没错,我就是以H文起家的,所以经过这么多长时间也算是对写H有了一些感悟。我觉得,写H最主要的是要与剧情相协调,其次是要有感觉,还有就是要保持多样化。以下就是我列举的对于写H时时常出现的弊端。

  a、H太过频繁。我记得有一部很出色的作品叫做《囚鸟》,是Atheana写的。这个故事一共分三部,可是如果让我写的话顶多两部就够了,因为许多H情节完全可能省略,或者写到篇外里去。这部作品是我最爱好的作品之一,但是因为H太过频繁拖沓,所以我个别都是把H过掉,只看情节。并且我以为这篇文中最扎眼就是主人公之间的曲折恋情,可是却被连篇的H将原本的辉煌粉饰了。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