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桌面快捷方式 | 站内地图 |
关键词: 宝宝 婴儿 妈妈 胎教 保健

资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宝宝在线 >> 妈咪之家 >> 浏览文章

沧桑不遇流年(永燕)——欣荣假怀孕

2012-5-19 16:54:58 articlefrom author 【字体:
摘要:   许久没有人光顾的景仁宫,今天迎来了对皇后娘娘来说算是天大的贵客的人。   “这荣亲王的福晋,对我来说可是贵客啊。”   “皇后娘娘,你上次的提议,我想我们最好还是立即就进行吧!”   皇后看着欣荣阴森的脸
免费起名工具:只需选择姓氏、性别、字数,点击起名即可生成吉祥如意的好名字。
姓氏: 性别:【 男孩 女孩】 字数:【 三字名 二字名】 结果:【 100条 200条】

许久没有人光顾的景仁宫,今天迎来了对皇后娘娘来说算是天大的贵客的人。

  “这荣亲王的福晋,对我来说可是贵客啊。”

  “皇后娘娘,你上次的提议,我想我们最好还是立即就进行吧!”

  皇后看着欣荣阴森的脸色,不禁窃喜,她要的就是欣荣对小燕子的无比仇恨和嫉妒,由于这是这个计划的最好养料,会让小燕子永无翻身之地,既然自己不能动紫薇,那么就连紫薇的份一起从小燕子的身上讨回来。一个野丫头凭什么留在皇宫里受尽皇上的无尽宠爱呢。

  “福晋怎么如此着急啊?这可是需要一个详尽的盘算啊!”

  “因为我想小燕子尽快消失在这个地方,最好永远不要再浮现。”

  “我已经打听明确了,皇上过几天会出宫狩猎,会在外面呆上七天,而永琪会提前七天出宫去和尔康打理一切,这正是我们举措的好机会。”

  欣荣饮了一口茶:“看来,皇后娘娘已经有了周密的谋划。”

  “当然,不过这个计划里你是重头戏。”

  欣荣一脸惊奇,猜忌的问:“我?”

  皇后点拍板,走到欣荣身边,一脸的神秘莫测。

  “我需要你假怀孕。你和永琪圆房了,宫里的人都知道,这是最好的措施。”

  听到皇后的话后,欣荣呆愣住,这可怎么办,只有自己和永琪两个人懂得,两个人明明没有圆房过,可要自己怎么去骗他。

  “可是我没有和永琪圆房过,我们只是做做戏给老佛爷看的。”

  皇后一脸惊疑,真是什么都料到了,就是没有料到这一点,仔细想想,也对,永琪那么爱小燕子,自然不会因为老佛爷的话而妥协,皇后想了一会。

  “没关系,我们这么做本来就再永琪不在的情形下,而且我会买通太医,咬死认定你怀孕。”

  “那然后呢?”

  “然后嘛。”皇后象征深长的笑着。

  【漱芳斋】

  “小燕子,来日我就要去狩猎场了。”

  小燕子一脸的不情愿和不舍:“为什么不能带我去啊。”

  永琪怜爱的看着小燕子,搂着小燕子,用宠溺的语气对她说:“傻燕子,那围场都是男子去的地方,你毛毛躁躁的,还是老老实实呆在皇宫里的好。”

  “那为什么赛娅就可能去。”

  “因为她是西藏公主,又算是作为福家的儿媳回来,皇阿玛就特许了。”

  小燕子嘟着嘴:“那你要快点回来啊!”

  永琪点摇头,将燕子的手握在手心,像是珍宝个别捧着。

  “等我回来,我会让皇阿玛玉成我们的。”

  “那欣荣怎么办。”

  “欣荣不是那样不明事理的女子,她应该明白这样下去她的终生都会毁了的。我想她也会成全咱们的”

  小燕子点摇头,看着永琪的眼睛里满含爱意,谁又理解,等到他回来,她的世界已经是一片天翻地覆,伤的皮开肉绽,那个让她哭让她笑的男子,让她认为陌生。

  小燕子因为永琪不在而变得无聊,尔康班杰明都和他一起分开了,每天就只有赛因来陪自己。不知道哪里过错劲总觉得他怪怪的,话不像以前那样多了,每天到这里来只会发呆,紫薇呢,也因为家里没有尔康再,就来漱芳斋小住,四大才子和俩大美女高兴极了。就好像紫薇没有离开过一样。

  【慈宁宫】

  老佛爷拉过欣荣,不知怎的就是爱好这孩子,不仅文静还多才多艺。

  “欣荣啊,你可有段时间没来了。我可想你呢。”

  “欣荣谢老佛爷。”

  老佛爷命人拿来点心准备于欣荣谈谈她于永琪的问题,谁知欣荣看着点心,拿手帕轻捂着鼻子,老佛爷匆仓促关心的询问:“怎么了,吃不怪?”

  欣荣害羞的笑笑。

  “太医说,不让我吃太甜的,对孩子不好。”

  “孩子?”老佛爷一头雾水,想了想,随后愁眉不展,拉住欣荣,兴奋地问。

  “怎么?怀孕了,怎么不早说,害的我这个老人家还要担心。太医怎么说”

  “回老佛爷,太医说这才一个月,很容易滑胎的,要要好好养着,作息要有法令。”

  老佛爷微微拍着欣荣的手背:“那就好,永琪知道了么?”

  “我想等他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不错,来人啊,传哀家懿旨,荣亲王妃怀上我皇家子嗣,大事一件,通传个宫,今晚在御花园摆宴,都不准缺席。”陷溺在喜悦里的老佛爷没有留心到欣荣嘴角的一抹冷笑。

  夜晚,全体御花园一片繁荣,小燕子和紫薇都在应邀之列,不过两人可是一头雾水,这好好的摆什么宴啊。旁边的人窃窃私语着。

  “据说啊,荣亲王的福晋怀孕了,老佛爷可高兴了,这才摆的宴。”

  “怀孕,不是说荣亲王很少碰她的么。”

  “就是说啊,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方法,宝宝。”

  紫薇听着他们的话,回首一脸担忧的看着小燕子,只见小燕子神色苍白。手紧紧的握着,可以看到突出的指关节。小燕子突然起身,退席远走,紫薇知道她不好受。起身去追,看到两个人的身影,坐在上坐的皇后娘娘和欣荣对视一眼,各自轻笑一声。好戏才刚开始呢。

  小燕子,不要以为我会放过你。

  紫薇看着角落里的小燕子,双手抱膝,呆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无神,似乎被抽走了灵魂一样,紫薇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坐在小燕子身上,看着她哭泣,这件事任谁也接受不了,可是她不清楚,永琪明明说没有和欣荣圆房,那里来的孩子的,永琪是不会骗小燕子的啊!他那么爱她,可是为什么呢?难道!紫薇看了一眼哭得伤心的小燕子,这如果是真的的话,她一定要护小燕子周全,现在皇阿玛永琪他们不再宫中,小燕子孤破无援,是她们害她的最好机遇,她一定要保护小燕子,小燕子不能再受侵害了。

  紫薇抱住小燕子:“小燕子,你一定要听我的,这几天你不要出去,好不好,我会陪着你的。”

  “紫薇,我好难过,为什么为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要相信永琪。”

  永琪,我还可以信任你么,我感到累了。

  【永和宫】

  自从知道欣荣怀孕后,这永和宫就成了愉妃每天必来的处所,关心这,关怀那,恐怕欣荣身边的奴才们伺候的不好,还将自己身边的贴身侍女派来照料欣荣。天天嘘寒问暖,欣荣想,如果自己真的有一个永琪的孩子多好,可是。

  “欣荣啊,这两天有没有闹口啊?想吃什么就说,让御膳房给你做,永琪啊,过多少天就回来了,不要太挂念,保持善意情啊,永琪知道了,必定会很开心。”

  “是,额娘,欣荣知道了。”

  “那额娘先回去了,你要好好休息,安胎药一定要喝啊!”

  “儿臣恭送额娘,”

  愉妃刚要踏出房间门外,就听见一声惊叫,匆忙的回想,看到欣荣捂着肚子,表情痛楚,匆匆的跌坐在地上,下身的衣服有殷红的血迹渗出。愉妃大叫一声,跑到欣荣身边。

  宁儿:“福晋,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福晋。”

  欣荣:“啊,我的肚子好痛,好痛。”

  愉妃:“快传太医啊,这是小产,快点啊!”

  【慈宁宫】

  “什么,怎么会流产的呢,是不是跌倒了啊!”老佛爷听到欣荣流产的消息,大吃一惊,这好好的怎么就流产了呢,知道怀孕还没几天啊,孩子的阿玛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孩子,就没了。

  容嬷嬷:“没有啊,据福晋说,就是突然肚子一阵刺痛,然后就是剧烈的疼痛。最后这孩子就掉了。”

  “怎么会这样呢,那也太奇怪了。”

  皇后:“就是说啊,这奴才们侍候的都很好,御膳房的庄师傅也对福晋的膳食特别仔细,也没有跌倒,就突然孩子就掉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老佛爷听着容嬷嬷和皇后的话,仔细的思考,突然一阵刺痛,还没有任何意外,药也检查过。难不成?

  “难不成,是厌胜之术!”

  皇后伪装吃惊的样子:“厌胜之术,不可能吧,这宫里的任谁不知道老佛爷最恨巫蛊邪术,谁会有那样大的胆子啊。”

  “怎么不可能,突然的流产,谁都措手不迭,任何环节都没问题,那就一定是巫蛊之术了。”

  皇后:“这么说来,还真是奇异,可是谁会想关键福晋呢!”

  容嬷嬷:“一定是不想让福晋生下这孩子的人。”

  “会是谁呢?”

  皇后:“老佛爷,我可是看见老佛爷摆宴那天还珠格格提前离席啊,那脸色可不太好,而且这几天一直闭门不出啊!”

  “小燕子,会这么做么。她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容嬷嬷:“哎哟,老佛爷,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那小燕子可不是什么善类,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啊,那时,明明都已经犯了欺君大罪,皇上竟然放了她,还依然那么宠她,你说这奇不奇怪?”

  老佛爷听着皇后和容嬷嬷的话,细心的思考,突然眼睛里闪出一丝阴狠。

  “来人,摆驾漱芳斋。”

  皇后满意的笑着,这场戏可是丢脸了。

  漱芳斋内,每个人都在认真的听着紫薇再弹琴,现在只有紫薇的琴声可以安抚小燕子的感情,六个人回头看看他们的格格,这才几日,竟消瘦了那么多,突然房门被撞开,一群身穿黄色衣服的御林军冲进来,小燕子的心情原来就不好,看见御林军突然毫无理由的冲进来,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跑到我的漱芳斋来干嘛?”话一出口,再看到随落伍门的老佛爷和皇后愉妃,就什么都明白了,这摆明了就是来找茬的。

  “对不起还珠格格,我们奉了老佛爷的命令,来搜查漱芳斋。”

  御林军说完之后就着手开始搜起来,四大才子惊恐的看着他们在漱芳斋里翻箱倒柜,弄得一片狼藉。明月拽着彩霞的衣袖,焦急的快哭了,紫薇停止了弹琴,想要劝解,却被小燕子栏了回来。

  “老佛爷,你怎么可以搜我的房间。”

  容嬷嬷:“英勇,你怎么可以这么和老佛爷谈话呢。”

  老佛爷:“小燕子,我问你,欣荣小产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漱芳斋的人在闻声老佛爷的话后,皆吃一惊。还没等小燕子说话,一名侍卫就高呼找到了,然后将一个布包呈给老佛爷,老佛爷打开布包,手颤抖了一下,里面装着个木偶,上面插满了银针,还写着欣荣的生辰八字。老佛爷将木偶扔到地上。声色严厉的说:“小燕子,你还有什么好阐明的。”

  小燕子看着地上的木偶,张皇的摇着头:“不是我,我不知道,这个木偶怎么会在我这里。再说欣荣好好的怎么会小产呢?”

  皇后;“都人赃并获了还狡辩。难不成是老佛爷冤屈你么?来人,把还珠格格抓起来”

  什么!小产?看来自己的猜想是对的,他们真的要害小燕子。不行,不能让小燕子被抓走。紫薇挡在一群御林军前。

  “老佛爷,这不会是小燕子做的,再说,永琪明明说过她没有碰欣荣,这哪来的孩子啊,又怎么会有小产一说呢!”

  “紫薇,你竟然这样说,岂非我派去的人会骗我不成,难到,钟太医会骗我不成。钟太医进来,告诉两位格格,福晋怀孕到底是真是假。”

  “回格格,福晋她确实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不假。”

  紫薇大惊失色,为什么钟太医会这么说,难不成他也被笼络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还珠格格住起来。”

  “是。”

  小燕子被俩个人抓着肩膀,没有丝毫抗衡,紫薇跟四大才子两大美女全都跪了下来,紫薇抓着老佛爷的裙角。痛哭着说:“老佛爷就算小燕子真的有错,也请皇阿玛回来再定夺,好不好,求您了,或者你把我一起抓走吧!决不能让小燕子一个人,那样的话她该多孤单,多扫兴啊!”

  四大佳人:“老佛爷,那是咱们做的,你把我们抓走吧,放了格格吧!”

  明月彩霞:“是我们,是我们,放了格格吧,老佛爷。”

  皇后看着地上的奴才一个个为小燕子求情,怕坏了事情。

  “老佛爷,这事态重大,如果等待皇上回来又要袒护她,还是在皇上回来前解决吧!”

  老佛爷觉的皇后的话有理,点拍板。

  “来人,将还珠格格押入大牢。”

  紫薇:“老佛爷,求你不要,求求你,你把我也抓走吧!”

  “哈哈,哈哈”始终没有谈话的小燕子突然大笑起来。

  “紫薇,不恳求他们了,是我太傻,以为有他的地方就是我的全部,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会那样骗我,为了把我软禁在这个恐怖的深宫,他骗我,我竟然会相信他,如果有下辈子,我还会找到他,让他偿还对我做过的所有。”

  “啪!”愉妃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她的脸上。

  “小燕子,永琪素来没有对不起你,是你毁了他,毁了他的幸福,害死了他的孩子。”

  “还不带走。”

  压着小燕子的两人将小燕子带出门外,她没有在说话,不顾身后紫薇的哭喊。

  “爱新觉罗•永琪,我恨你。”门外撕心裂肺的喊声,震慑了所有人的心,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

  “翠玉佩环,这两天好好侍候紫薇格格,不要让她有机会通风报信。”

  狩猎场内,永琪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看着这倾盆的大雨,忽然觉得悲伤。

  “紫薇格格,想想方式救救格格啊!”明月彩霞哭着求着紫薇,紫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翠玉佩环,现在不论走到哪两人都会跟着,漱芳斋还有一群人再照管,皇阿玛他们明蠢才会回来,可是小燕子已经被抓走一天了,自己有没有证据,这可怎么办,如果要等要他们回来,那小燕子一定会很危险,毕竟是被皇后抓走的,小燕子不会好过的。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啊?现在只能求老天保佑了。保佑皇阿玛快回来,保佑小燕子保险过关。”

  【永和宫】

  “欣荣啊,不要难过了,这个孩子没有了,还会有下一个的。小燕子已经抓住了,你释怀,老佛爷已经说要还你一个公正。”

  “那,还珠格格现在怎么样了。”

  “到现在你还想着别人,你看你虚弱成什么样子,不外啊,她也没那么好过,现在再大牢行家酷刑拷打呢。”

  “什么?”欣荣手中的碗掉在地上,严刑拷打,小燕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只是想要她离开皇宫罢了,从没有想要这么对待她的,从不啊。

  “你看你这孩子,怎么把碗打了。”

  大内监牢,抽打声一声一声的传入人的耳朵里,光是听着,就认为很是惊悚。牢房里,皇后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看着鞭子一下一下的打再小燕子身上就觉得爽。

  “没想到吧!有一天,你也会栽在我得手里。”

  “哼,皇后娘娘你不要愉快太早,只有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皇后将手中的茶摔在地上:“到现在你还敢对我说这样的话,给我狠狠的打。”

  鞭子的力道有一次加重,这男人都难以忍耐的鞭刑,小燕子居然没有一声哭喊。只是到底是女子,仍是晕了过去。

  “皇后娘娘,她晕过去了。”

  皇后头也不抬的说;“那盐水泼醒。”

  实行的人迟疑了一下,对一个女子怎么能像对男人一样呢!

  “这!!”

  “让你去还不快去,你也想被鞭刑么!”

  “喳!”

  永琪快马加鞭的回到皇宫内,直奔漱芳斋,却看到一帮人在把守,知道一定是出事了。急急的往里冲,却被人拦了下来。

  “王爷,奉老佛爷之命,漱芳斋不得让任何人内。”

  “混账,你看好了,我是荣亲王,难不成你想逝世吗?”

  侍卫们彼此看看,将道路让开,永琪推开房门,看到紫薇再痛哭着,而皇后的侍女竟然在这里。

  “紫薇,产生了什么事?”紫薇听到有人叫自己,仰头一看是永琪,眼泪刹那决堤。

  “永琪,小燕子失事了,他被老佛爷抓走了。”

  “什么,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紫薇看了一眼翠玉和佩环,永琪就会意了。

  “你们出去。”

  “对不起王爷,皇后娘娘让我们再这里侍候紫薇格格。”

  永琪气急的甩了两个巴掌。

  “再不滚,就永远也不用滚了。”

  看着两人出门,永琪急忙抓着紫薇的胳膊。

  “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小燕子呢?”

  “老佛爷说小燕子利用厌胜之术害欣荣小产,然后把她关进了大牢,我让他们把我也抓走,可是就把我囚禁再漱芳斋,永琪,看来小燕子是凶多吉少了。”

  “什么,小产,我明明没有和她圆房,怎么会怀孕,怎么会小产,诡计,这是一个要只小燕子于死地的阴谋。”永琪说完就夺门而出,看来他的感到是对的。

  昏暗湿润的牢房里,让每一个走进去的人不寒而栗,这是一个地狱,世间的地狱,惨叫声不绝于耳,混杂这抽打声,棒打声,只有一间牢房里出奇的安静。虽然抽打声一直在充斥着点耳膜,且力道绝不是畸形的恨,可就是听不到一丝哭喊。

  皇后真是拿小燕子没有办法了,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倔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记得那次被皇上打了二十大板,可是没打多少下就求饶,怎么现在,无论怎么的言行,就是不能让她认罪呢!皇上明天将来就回来,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将事件解决啊!

  “小燕子啊,我说你这么坚强,可不好,想在人赃并获,你想抵赖也是不成,我看你就认了吧,到时候兴许皇上还会放过你的,你看我都在这陪了你两天,这里又阴又暗,谁也受不了啊!”

  小燕子看着皇后虚伪的嘴脸,她有怎么会知道,当一个人心去世的时候,身体上不管在怎么苦楚悲伤,也无所谓了,就像她跟永琪,曾经那么相爱,也是会有欺骗谎言,哪怕当初自己陷入危机,他都不会有预感,都说真心相爱的人会有心灵感应的,可是,哈哈,是自己在企图啊!

  “皇后,你也很可怜啊,诚然你贵为国母,可是皇阿玛没爱过你,只管你用尽所有神思,可是皇阿玛什么看过你,你也是这宫里的可怜人啊,一个怨妇。”

  “你,竟敢这样说我,来人,给我上夹棍”

  两个士兵将小燕子解下来,扔在地上,准被好夹棍,而后开端行刑,当夹棍一点一点的拉紧,小燕子突然觉得仿佛的了解脱,十指连心,撕心的精力痛苦悲伤,本来可以缓解心里痛啊!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怒吼,皇后向门口看去,当场愣在原地,永琪怎么会回来的,皇后下意识的看着小燕子,已经昏厥了。行刑的是士兵也被永琪的咆哮吓得停止了行刑。

  永琪看到小燕子被他们折磨的不成样子,浑身皮开肉绽,肉痛的难以呼吸,他走到小燕子的身边,将施刑的士兵狠狠的踹到墙角,又看着皇后,皇后惊骇的退却,固然自己是皇后,他不敢对自己怎样,可是这失控的人可是什么事件都干得出来。

  “你要干什么,我是皇后,是你的皇额娘。”

  永琪一拳挥从前,打在皇后身后的墙上,能够看见墙上的裂痕。

  “你还知道你是皇后,是我们的皇额娘,你竟然这么残酷的看待小燕子。皇阿玛立刻就要回宫了,到时候他会知道怎么办的。”

  永琪走到小燕子身边,缓缓的为她理着散乱的头发,动作轻柔,眼底却满是悲伤。他轻抱起她,走出门口。留下满脸惊恐的皇后。

  小燕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好像,自从我娶了欣荣当前,跟你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对不起,总是让你受伤,当初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永远开心快乐的小燕子,已经死了么?

  永琪将小燕子抱回了漱芳斋,看到漱芳斋门外横七竖八躺着的一帮御林军,一个个惨叫哀嚎,顾上不其余,将小燕子抱进了屋。

  “来人啊,快来人啊!”

  永琪进到屋子里,看到了尔康尔泰赛娅赛因和班杰明。尔康正在安慰哭得伤心的紫薇,世人见到永琪抱着小燕子进屋,都惊呆了,永琪怀里的小燕子,那么虚弱,浑身是伤,还在流着血,紫薇捂住嘴,想起了当初被皇后用针刑时,那时候的自己已经很难忍受了,够悲惨的了,可是现在见小燕子这个样子,一定比当初的自己还要痛上千倍万倍。

  “怎么会这样的,小燕子怎么会这样的,她伤到了那里,天那,怎么浑身是伤,我可以碰么明月彩霞,不要愣着啊,去烧水啊,四大才子去请太医啊!”

  六个已经完全傻掉的人,此时才回过神来,慌张的跑出去。

  尔康:“这是被用了刑了,天哪,鞭痕,手指也被上了夹棍,伤口在发炎,他们竟然用盐水泼。”

  紫薇听着尔康的描述,已经泣不成声。看着被永琪抱上床的小燕子,听着尔康的话,已经很难假想,短短的时光里,小燕子吃了多少苦。

  尔泰;“太过分了,明明知道是格格,怎么还敢这么用刑呢!”

  一贯不怕任何事的赛娅看着小燕子的样子,不敢相信这满族的人竟然可与这么残忍。

  赛因:“怎么可以这样,让燕子伤成这样,是谁将她弄成这样,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尔泰:“赛因,你先不要冲动啊!”

  “怎么不激动,我没有想到,我只是去跟你们狩猎,回来就会看到燕子这样,这天下是你们满人的天下,难道就是这么残暴的打下来的么。”

  尔泰听到赛因这样说,急忙捂住他的嘴:“你这样说,不要命了!”

  班杰明:“为什么,这个皇宫里有那么多危机,小燕子又没有错。”听到他的话,所有人沉默了,这个皇宫就是这样勾心斗角,可是却是谁都没有方法。

  这时胡太医,梁太医走进来。

  “钟太医呢,他怎么没来,不是告诉你们了,所有太医都要来吗!”

  胡太医:“回亲王,钟太医已经告老怀乡了。”

  “什么!”紫薇大惊

  “怎么了么?”尔康看着紫薇的的样子,关心的问。

  “就是钟太医作证说欣荣怀孕的啊,他走了,小燕子怎么办啊?”

  “怀孕!”众人大惊,所有人的脸上都换上了一种叫担忧的货色。

  【房间外】

  班杰明抓着永琪的衣领,一拳挥从前。

  “你最好就是清楚,为什么欣荣会怀孕的。”

  尔康尔泰见了,将两个人拉开。

  “现在小燕子正在里面救治,还不知道又没有危险,皇上要今晚才会回来,你们这样像话么?”

  “我从来就没有碰过她,她就可以怀孕,这显然是一个阴谋啊!”

  尔康大惊:“永琪,你要判断,这可跟欺君大罪没什么两样,要是说了出来,欣荣可是会被诛九族的啊!你真的要她死么?”

  “哥,这当然不能说,我们要从长计议,皇上最讨厌的就是后宫的斗争,而这次,受害人还是小燕子,皇上不会轻饶的。”

  班杰明:“小燕子已经这个样子了,当初说这些有用么!”

  赛因:“欣荣,欣荣,不就是荣亲王你的福晋么。她那么漂亮的女子,心肠却是蛇蝎,在我们那早该被处死了。”

  胡太医和梁太医从房间里走出来,永琪急忙上前。

  “怎么样,格格怎么样?”

  胡太医摇摇头:“情况不乐观啊,格格受了刑,本身就衰弱,再加上牢房阴暗潮湿,又不卫生,伤口受到感染,就不及时处理,导致高烧不退,假如格格一天之内能醒过来,就保险了,不然的话!”

  永琪向后蹒跚了一下,宝宝

  “什么?一天之内。”

  赛因:“不,小燕子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紫薇:“这是想要小燕子的命么,怎么可以这样!”

  永琪看着紫薇,眼睛阴沉的让人害怕,而后冲出门外。

  尔康:“不好,他是去找欣荣了,四大才子两大美女好好照顾格格,我们出去一下,紫薇你在这里陪小燕子,她现在须要你。”

  “我知道了,我会陪着她。”

  尔康:“还愣着干嘛,追啊!”

  看着四个男子追出去的背影,赛娅来到紫薇身边抚慰着她,并感到到,这个皇宫终于还是出了大事。

  永和宫内,愉妃娘娘正在胆大妄为的喂着欣荣,眼里满是心疼,这孩子受苦受的太多了,永琪本就不喜好她,好不轻易怀上一个孩子,竟然还被小燕子给弄掉了。

  “现在这个时候啊,应当多吃点,要养好身材啊!”

  话音未落,门被一脚踹开,欣荣和愉妃吃惊的向门口望去,欣荣下一秒的表情变得惊恐,好像自己要濒临死亡一般,愉妃却是半喜半忧,这永琪回来了,可是孩子却没了。

  “永琪,你怎么回来了?”欣荣努力让自己镇定,但声音还是有些许的颤抖。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我的好福晋。”永琪将最后三个字咬得狠狠的,欣荣忍不住发抖,愉妃见永琪阴沉的表情,认为他是因为小燕子被关进大牢的事,才这样对欣荣,很是负气,那个女人可是害了他的孩子啊。

  “永琪,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欣荣,你们的孩子掉了,你知道她有多心痛吗?而你现在竟为了小燕子,那个害你们孩子的人,跑到这里对欣荣大呼小叫,你有想过欣荣吗?我看那个小燕子被管再大牢就是轻的,就应该被问斩,竟然敢残害皇族子嗣。”

  永琪看着自己的额娘,不信赖这种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额娘那么仇视小燕子。

  “额娘,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问斩?,你去看看她,被折磨成什么样子,鞭刑,夹棍,盐水泼伤口,男子都受不了的刑罚,用在一个女子的身上,太医说了,如果一天之内,她醒不过来,就永远无奈醒来!我可以告知你,如果小燕子死了,我也不会独自活着,你要看你儿子死在你面前么,为什么你们只听信欣荣一个人的话,为什么素来不去真正接触小燕子呢!”

  “你说什么,一天之后,她就可能?”

  “对, 一天之后,额娘,你先出去,我要跟我的福晋单独谈谈了。”

  愉妃犹豫了,要出去么,出去了,永琪会和欣荣吵起来;不出去,永琪一定会恨她。永琪见自己额娘犹豫。切实等不迭了。

  “来人啊,摆驾,送愉妃娘娘回宫。”

  看着奴婢们把愉妃扶了出去,再看见永琪的眼神,欣荣终于晓得,她和永琪已经彻底不可能了。

  “永琪,我没有想要小燕子死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

  永琪看着欣荣给予辩解的样子,再想到床上的小燕子,怒火再一次暴发。

  “你还在床上干什么,有没有怀孕你自己清晰,还装什么可怜。你不会不知道这件事的原形如果说出去你和皇后会有什么下场,你吃定我不会狠下心至你于死地,所以你才敢这么做。我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你在我心中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生疏人,只跟我有夫妻之名的陌生人。告诉你,如果小燕子真的有意外,我会让你和你的家人陪葬的。”

  欣荣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永琪会这样说,原来还以为本人在他的心中怎么也会有一个位置,是自己始终在自作多情,自己还在妄图什么呢,冷笑一声。

  “对啊,我就是想要小燕子死,她抢走了你,就算我和你结婚了,你还是想着她,我只是想要你的关注,这样也有错么。只有她死了,就不会再有人跟我抢你了。你就会是我一个人”

  永琪被欣荣的话,气到失去理智,上前将欣荣拽起来,掐着她的脖子,把她逼到墙角。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她有什么错!”

  “就算你掐死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她,我要缠着她,一直到她死!”

  门再一次被撞开。

  “永琪,住手啊。”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