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桌面快捷方式 | 站内地图 |
关键词: 宝宝 婴儿 妈妈 胎教 保健

资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宝宝在线 >> 优生优育 >> 孕前先知 >> 浏览文章

11西版本《那个傻瓜2》连载17上

2012-6-13 23:55:03 articlefrom author 【字体:
摘要:  -------------------------------第十七章   “嘭!”重重的一个拍桌声音响彻室内,带着暴怒的情绪斥责桌前站立着的人。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接触中亚璀璨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们?你看看!你自己看看
免费起名工具:只需选择姓氏、性别、字数,点击起名即可生成吉祥如意的好名字。
姓氏: 性别:【 男孩 女孩】 字数:【 三字名 二字名】 结果:【 100条 200条】
  -------------------------------第十七章

  “嘭!”重重的一个拍桌声音响彻室内,带着暴怒的情绪斥责桌前站立着的人。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接触中亚璀璨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们?你看看!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什么东西?”朴胜洙继续拍打着桌面上的一张报纸,气得满脸通红。“你是不是要气逝世爷爷?”

  朴敏秀故作冤屈地撅起嘴,她也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大,本来所有都筹备得妥妥当当,谁知道那个讨厌的韩智秀会不按牌理出牌,竟然半路杀出来竞价。现在被当天在会场内的独家新闻媒体远东日报的记者拍下了当时的照片,甚至还拿朴氏家族大做文章。“爷爷,我们让民知日报立刻撰稿反驳他们不就可以了么,您干嘛生那么大的气。”

  “反驳?”朴胜洙拿起报纸走到孙女的身边,指着大幅的标题冲着她吼道,“朴氏家族继承人,为夺珍稀玛瑙大闹拍卖会现场。报道的内容字字针对的都是我们朴氏,说我们满身铜臭、无理蛮横。你要怎么反驳?啊?你说啊!”

  “是那些记者断章取义,他们基本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就乱写。”朴敏秀还在为自己辩解,她的目的只是想要那块玛瑙,顶多再顺便挫挫对方的锐气。谁让中亚残暴团体和韩智秀总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敏秀啊,你把公民都当成傻子吗?这下面还刊登了那么清晰的一张照片,你没事去扯那个女明星头上的货色干什么?上一次也是因为嫁祸她偷了你的戒指才被赶出展示会的对错误?”自从上一次孙女告诉他被中亚璀璨集团的人赶出珠宝展现会,还问了他关于“J.A.M.A.J”当面的意义,朴胜洙就开端派人暗中考核起孙女都做过些什么事情。如果只是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或是欺负弱小的把戏花点钱摆平也就罢了,可她偏偏要去沾染一些不能感染的人和事。是不是平日里太宠溺这个孙女了,甚至于现在已经到了没有方法管教的田地了。“你已经两次被人拍到这种照片了,无论是不是断章取义,总之现在过错很明显就在你的身上。就算民知日报出来给你廓清又有什么用,谁不知道民知日报是我们朴氏的工业?万一被人批驳成是自己人帮自己人谈话,这非但于事无补说不定还会越描越黑。”

  “远东日报也不知道和中亚璀璨什么关系,总是和我作对!还有,爷爷,您上次都没有把话说完,我们和中亚璀璨到底有什么过节?还让我离那个姓米的丫头远一点。”朴敏秀突然把话锋转到了这个问题上,爷爷一说到中亚璀璨集团就会显得畏缩,毕竟是什么让他看起来好似害怕极了那个集团。

  “总……总之什么都别说了,你那部乱七八糟不赚钱的电影快点拍完结束,即时回来好好当家族的继续人。唉!”朴胜洙叹了一口气,不想说得太多。

  “我不要!”朴敏秀大声谢绝,当明星是她的空想,走在华丽舞台上受人景仰更是她的追求,她才不会在刚刚起步的阶段就放弃了。

  江模一直站在旁边静静听着祖孙两人的争执,作为朴氏家族的法律顾问,也是他的正职,是时候在真正主事人的面前求表示了。“韩智秀小姐是国民们最爱好的女演员,这次被记者抓拍到的又是这样的照片。在外界看来,现在矛头指向的都是我们朴氏,以为大小姐嚣张专横、欠缺教养,这样的继承人会对家族后继的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既然……”

  “你说什么!”朴敏秀勃然大怒,这个金江模竟然说她嚣张跋扈、欠缺教养。

  “住嘴!”朴胜洙喝止住了孙女,“江模,你说下去。”

  “是!”江模斜睨了朴敏秀一眼连续开口说道,“既然大小姐那么喜好当演员,你也没有必要干涉大小姐的兴趣。不过咱们现在想要改进这篇影响朴氏声誉的负面报道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让远东日报主动露面道歉澄清,二是让大小姐做出一些可能让国民改观的事件。”

  朴胜洙捻着胡须,仔细推敲起江模话里的意思,“我和远东日报的崔会长没有交情,你又是被他封杀了才投靠我们朴氏的,这第一个办法确定不行。说来听听,第二个要怎么做?如何让国民对我们改观?”

  “现在大小姐作为民众人物,又有着这样显赫的家族背景,随时都会被人看准机会抹黑,然而我们想要挽回口碑和声誉也并不难。”说到这里,江模停顿了一下,从朴胜洙手上接过了报纸,“不如由我们先发表声名给予对方书面道歉……”

  “什么都行,但是让我给韩智秀报歉绝对不可能!想都不要想!”朴敏秀再度打断了江模的声音,火冒三丈地甩上房门走了出去。

  朴胜洙习惯了孙女这样暴烈的性情,没有搭理她,而是坐回了自己的座椅上,端起茶杯撇除了杯盖上的茶叶,不慌不忙地抿了一口茶,“持续。”

  “只有我们先有了认错的意思,表示出我们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是持着非常诚恳和端正的态度,在富有包容心的大韩民国国民的印象中,这件事很快就会被淡忘的。另外不如让大小姐多参加一些慈悲或公益性质的运动,对她的形象也有一定益助。”江模在朴胜洙的示意下说完之后要说的话,低下头退到一旁。

  朴胜洙放下茶杯,点拍板表现满意,“江模,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你要帮我盯着敏秀,别再让她出这么多麻烦的乱子。”

  江模面露难色,抬起眼看向面前这位精明油滑的老人,“可是我真的管不住大小姐,她的脾气性格恐怕你最清楚了,她是不会听我管教的。”

  “你现在只从属于我,仅仅只为我效力。我现在就放权给你只管释怀英勇地去做,敏秀有任何不好的动静就破刻向我汇报。”朴胜洙说着打开桌旁的保险柜从里取出一个长本扔到桌子,“这里是一亿总额的现金支票,用在你觉得该用的处所,不够再问我拿。你先出去吧。”

  “是!”江模微微鞠躬,收起支票本转身走向房门,脸上扬起任意的笑容。

  朴敏秀三番两次对智秀做出那样过分的行动是他无奈容忍的,这次还不借机为智秀讨回公正。不外他也是有其余目标和私心的,在这个家族最长者的眼前,钱跟权他都已经得到了,但这一些还不够,他要的还有更多。由于他明白知道,有钱人,尤其仍是一夜暴富那类的有钱人,最为看中的就是脸面功夫。朴氏家族可追溯的首创人只能推到朴胜洙,再往前那便是一片空白的历史。而朴胜洙在破户之前又是什么身份,他也大略晓得一些,只是以他当初的身份还不合适去揭发什么,再给他一些时光。就快了……

  等到金江模的脚步声走远了,朴胜洙拉开抽屉,从底层的铺垫的衬纸下面拿出一张已经泛了黄的照片。照片上面的两个男孩勾肩搭背,笑得十分残暴。一个是他,一个是中亚璀璨集团的前任会长文中亚。

  看着手中的照片,朴胜洙阖上眼,沉重叹气。记忆退回六十年前。

  中亚璀璨集团的前生是名为“文氏粹宝”的珠宝商行,家族起源于中国,历史亦可追溯至古远的唐朝。而到了文中亚父亲的一代,因为妻子是韩国人,便将主心事业放在了韩国,更把家族的生意逐渐放远至了世界各地。文中亚出生后,父亲便以他名字命名为中亚璀璨集团,从此这个珠宝王国倍加扎眼,直至本日。

  在朴胜洙尚未发迹之前,他仅仅只是中亚璀璨集团其下一间首饰加工作坊的学徒,师傅常常嫌他四肢慢打骂他。年少时的文中亚时常会去加工坊看工人制造加工首饰,有一次看到师傅又在打骂朴胜洙,于是上前制止了。作为同龄人的两个男孩,因为这一次偶然的相遇,从此建立起了彼此深厚的友情。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身份迥异或是地位差异这样杂质思维的沾染,有的只是单纯的友谊。

  就在文中亚大学毕业回国,准备继承家业之际,适逢一个攸关家族生意的客户指定他们制作一枚戒指。客户的恳求很简单,因为中亚璀璨的珠宝一直都深受人们爱好和推许,所以要在戒指上体现出它系驰名门的标志,同时也能象征是送给妻子的结婚周年的礼物。文中亚的思路十分简略,以“Joong A Wedding Anniversary Jewelry”为意义,选取首字母将“J.A.W.A.J”刻入戒指内圈,更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始终信任的朴胜洙实现。但一切皆因为这个决定而改变了。

  跟着时间日月的推移,男孩们早已经长大,人生观的间隔也被拉开。文中亚可以理所当然地进入好的学校,毕业后可以风景地成为豪门家族事业的继承人。而他,朴胜洙,出生卑微、除了会打磨金饰玉器,给它们抛光上亮,他还会做什么?一辈子的工人,一辈子只能靠双手赚取微薄的收入。自卑与嫉妒交加的心态将他的思想磨得偏执扭曲。

  朴胜洙清楚记得自己当时接到这样的工作是如许高兴,因为他翻身的机会来了。于是,他将文中亚要求的“J.A.W.A.J”擅自改成了“J.A.M.A.J”,成熟地想要以此颠覆和弄垮中亚璀璨集团。确实,他的目的达到了。文中亚出于对他的信任,收到加工好的戒指以后并未再验证,而是直接派人送去了客户家里并呈递一封书函解释其中的意义。结果可想而知,那一天是客户与妻子的结婚周年纪念日,本想用这枚戒指纪念夫妻间永恒的恋情,却因为错漏的字母让一切变得扫兴之至。客户把戒指退回了文中亚后,断绝了与中亚璀璨集团的所有生意往来,更将自己介绍过去的客户和生意也全部收回,中亚璀璨集团从此走上了一段低迷黯淡的艰难时期。

  一切的始作俑者朴胜洙的终局如何?卷走了加工坊所有的财产,沉寂了多年直到超过法律追诉的时效才以放贷为突起的产业,在幕后创立了朴氏家族,促成为了巨大的财阀……

  这个故事,被他掩藏了数十年,至今也没有办法向人公示。他今日的所有光辉都是踩在中亚璀璨集团的肩头而起的,更是一段不堪回忆的耻辱和难以磨灭的记忆。他是元勋,他无奈正视那个家族以及那个家族的任何人。

  智秀睁开眼,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吃力地撑起身材看了一下摆在床柜上的时钟,“啊,都快中午了,我怎么睡了那么久啊?”

  抬手摸摸额头,有些发烫,约莫是昨天淋了雨受到风寒了。嚯!东白还说喝了姜茶就会没事,害她捏着鼻子喝了许多,结果还不是一样发烧了?智秀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掀开被子下床,一路摇摇晃摆走到厨房,从柜子里取出药箱翻找感冒药。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哦!这个!”智秀找到了感冒药,正打算把药箱关上,却被最底下的一支粉色的长条状药盒吸引去了目光,“这是什么呀?”智秀念完药盒上面的字,吃惊地瞪大了双眼,“验……验孕棒?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智秀并不会记得自己曾经怀过一个孩子,东白也没有告诉她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终极失去了那个孩子。所以面对这一支验孕棒,智秀自然也不会知道那是相哲在她上一次怀孕时冲动之下买回的大堆验孕药物中没用完的一支。

  “嗯……这个该不是我失忆前买的吧?我买来要做什么?不会……”智秀为难着表情自行下了一个论断,然后掐着指头想要计算自己的生理期。可是她失忆的时间去头去尾也不足一个月,期间也没有遇上那多少天。糟了!这要怎么算啊。

  智秀自欺欺人个别地笑了笑,把验孕棒放回药箱里面当作没有看到。露出轻松的表情打开感冒药的药盒取出药片,再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正要吞下,可是眼神却又不自发地瞟向了药箱那边。“试一试又没什么关系,不会那么巧真的怀孕的对吧!呵呵……”智秀这样安慰自己,放下水杯跟感冒药,从新打开药箱取出了那支令她满怀纠结的验孕棒,然后一边阅读里面的利用说明,一边走回房间。

  一切准备就绪,趁着药物还没有出现试纸反应的结果,智秀把验孕棒搁在一旁,自己漫不经心地挤牙膏开始漱口、洗脸。

  人说,上帝为你关上了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上帝为你指引了一条路必定会让你去探寻前方会有什么。那么,上帝既然要韩智秀找到了验孕棒,必定也会想让她发现一些忽视的东西。正如对于几分钟前才刚醒来的韩智秀来说,此刻要接受一个很事实的结果——试一试怎会没有关联?就是那么巧证实了她再度怀孕了。

  “怎么办?怎么办?真的呈现两条线了。韩智秀!你这个笨蛋,做什么不好,偏偏做那么危险的试验。这下该怎么收拾啊。”智秀抓着手上的验孕棒在卫生间里团团转,可是转念一想又感到自己是在杞人忧天。她和东白是夫妻嘛,怀孕也是很畸形的事情,只是现在失忆了,让她一时间难以接收这个成果罢了。

  稍事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智秀低下头坐在浴缸边,双手覆在小腹上微笑着自言自语了起来“哇!我真的怀孕了吗?喂!你这个坏东西,真会挑时间!你怎么可以在我没有记忆的时候随便闯进来告诉我你的存在呢?我下个月还要走秀,你破坏了我的身体我可不会放过你。”那是失忆前的韩智秀与具东白的恋情结晶,现在却要让她这个失忆后的韩智秀首先懂得这一份宝贵的甜蜜。有些喜悦,却也有些伤感,更对这个突然降临的孩子怀有一丝歉意。“可是电影也快开机了,那样会让你很累的,真的没有关系吗?”

  智秀起身,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得甜美,她怀孕了,在人不知鬼不觉中伴随着新生的节令,她的体内也在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小家伙,我们一起去找爸爸好吗?呵!”

  东白正在办公室里盘算着一堆烦人的数据,忽然被人从后面蒙住了眼睛,吓得他哇哇乱叫。等到背地的人松开手,东白转过脸去,又被那张笑颜惊得有些不知所措。

  “洪……洪妍儿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呀!”东白缩着脑袋,虽然智秀现在不在身边,但是他也必需要和洪妍儿保持距离。

  洪妍儿的手腕上挂着一个布袋,从里面取出两个餐盒摆在办公桌上。她知道组长今天要带泰万和尹燮出去与大客户签约,相哲又去陪他从澳洲来的友人吃午饭了,碍手碍脚的人都走了,今天就是她和具东白独处的最佳机会,那还不趁势下手?“东白哥哥,这个是妍儿做的便利,你试试看啊?”捉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洪妍儿对这句话可是谨记在心的。那个什么女演员,做出来的饭菜一定丢脸又难吃,所以她盘算从这一步下手匆匆掳获具东白的心。

  “唉哟,那怎么善意思。洪妍儿小姐,你一个人吃就行了。我当初还不饿,等……等下我自己会叫外卖的。”东白推拒着,拿起餐盒交还到洪妍儿的手里。

  “现在都中午了,怎么会不饿呢?东白哥哥,我做了很多一个人吃不完,再说外面的食物也没有养分,你就不要那么客气了。”洪妍儿说着从一旁拉了张椅子坐到东白身边,急急地翻开餐盒不容许东白有任何抗衡。“这是我早上才做的紫菜包饭,你试一下会不会比喻便店卖的好吃。”洪妍儿抓起一个紫菜包饭就要往东白嘴边送去。

  “洪妍儿小姐,我真的不需要。”东白偏着头往退却缩,用手臂交叉着抵住洪妍儿送过来的食品。

  “东白哥哥,你就尝一个啊!”洪妍儿还在奋力要往东白的嘴巴里塞进食物,甚至都已经站起来了,可是东白却依然死命抵抗,网站建设

  “啊!”转椅承受不住推压的力量,突然倒下。东白惊呼了一声狼狈地跌坐在地上,那个紫菜包饭就在他叫唤的时候正中他的嘴巴落了进去。而洪妍儿也趁势倒在他的身上,还不偏不倚亲在了他的脸上。

  “咳……嗯!”一声不悦的咳嗽声突然传来,智秀手上拎这一个塑料口袋,站在办公室的门边目睹了这一场男女喂食,然后双双倒地扑了满怀的挑情画面。她现在可是准妈妈啊,怎么可以给她看这么恐怖恶心的画面。原来还奇怪邮局大厅里怎么只有赵明珍小姐一个人在咨询台接待客人,哈!本来洪妍儿是跑来这里跟东白鬼混了。

  东白躺在地上,倒看着声音的来方向,“唔!嘁……嘁呼!”嘴巴被那个该死的紫菜包饭塞得满满,害的他连智秀的名字也叫不清晰了。

  智秀朝天翻了一个白眼,缓缓踱步走到东白的身边,俯视着他然后将手上的袋子高举在他的面前,接着松手。一大袋食物重重地砸在了东白的脸上,落下后散乱一地。

  “哦!东白哥哥,你没事吧?”洪妍儿被智秀这个举动惊呆了,焦急地将覆在东白脸上的口袋拿掉,心疼地揉着他的额头。韩智秀这是在干什么呀,怎么可以对她的东白哥哥做出这样危险的事情。看看,袋子里还装着铁罐的饮料,要是让东白哥哥受伤了怎么办。

  “起来。”智秀靠在办公桌边,双手缭绕胸口不留余地地对着东白说了一句。

  东白立刻推开还趴在他身上的洪妍儿,吐掉嘴巴里的食物蹒跚着爬起走到智秀面前。“智秀,你不要负气!我可以解释!”

  智秀一把拉过东白的领带将她牵到自己的面前,压低了声音用着十分温柔的语调对他说道,“现在没空听你阐明,等下再说。”

  洪妍儿也从地上爬起,收拾了一下褶皱不平的衣服和裙子,然后与智秀对视,“韩智秀小姐,你又来邮局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你的家!”

  “洪妍儿小姐,您又对东白做了什么,他可不是您的丈夫。”智秀假笑着翘起一边嘴角,伸手搭在东白的肩膀上,用着相同的俳句回敬给了洪妍儿。

  “我们又没做什么?”洪妍儿反驳道,就算有什么要做的,还不是被她及时涌现损坏了吗?

  “是么?我怎么看见一个女人倒在了我的丈夫身上亲了他的脸,如果这都不算做了什么,那么您认为什么才算?”智秀反诘道,手悄悄放在了东白的臂膀上狠掐了一下,“我啊,应该再晚几分钟到这里的,说不定就能看到你们做了什么。”

  东白闭着眼,忍住了不敢发出痛叫的声音。他怎么老是那么冤屈、那么委屈,而且每次都那么可怜会被智秀撞到。

  “韩智秀小姐,我就是喜欢东白哥哥。你说吧,只有你肯把他让给我,什么前提我都允许你。”她是真的喜欢具东白的,从名字还叫做崔允儿的时候,幼小的心灵就已被他占据。悼念了二十年初于有机遇可以回到憧憬的那个人的身边,结果却是心上人已经结婚,这让她如何接受得了?“东白哥哥送了项链给我,我们……我们还有亲吻的誓约,你准许长大后会娶我的,这些不能当作没有发生过啊!”

  智秀看了一眼东白,拉住他的耳朵吼道,“具东白,看你小时候都做了什么蠢事,现在惹得一身腥。你让我怎么回答她?是不是真的给你身上贴个标签拿出来当商品卖啊?”

  东白也急的跳跺起脚,愁容满面地对着洪妍儿说道,“洪妍儿小姐,我真的很感激你喜欢我,可是喜欢是彼此的啊。就好象我喜欢智秀,智秀也喜欢我一样。我求求你了,不要再缠着我了。”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洪妍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枉她喜欢了具东白那么多年,现在他一句感谢,一句与韩智秀相互喜欢就想打发掉她,她不违心。

  切实是看不下去了,智秀觉得自己就快吐了。嗯?这会是怀孕的反响么?“洪妍儿小姐,您的坚持很让我佩服,如果今天我没有和东白结婚,兴许我会斟酌放手。但是现在的情况请您务必认清楚一个事实,就算您在东白身边做了很多事,我也信赖他不会背离我而跟您在一起,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说到这里,智秀转过身把那两个餐盒盖好装回布袋内,再递给洪妍儿,“我想东白会比较喜欢吃我在便利店买的又没什么营养的紫菜包饭,这个您还是拿回去吧。不管您愿不乐意接受事实,我和东白是夫妻了,并且我们永远都不会离开。”

  洪妍儿拍掉了智秀手上的布袋,餐盒应声落地,里面的食物全体打翻出来,狼藉一片。“我不要啊!你们……你们太过火了!”洪妍儿抖着声音喊叫出来,推了智秀一下然后捂住脸跑出办公室。

  “唔!”智秀的背撞在了桌角上,疼得她皱起了眉头。这个鲁莽的洪妍儿,要是让她肚子里的宝宝受伤了怎么办?

  “智秀,你没事吧。”东白匆仓促扶住智秀让她坐下,自己蹲下身整理起一地的残貌。“真受不了那个洪妍儿小姐,假如不是因为爱好邮局,我早就换工作了。真是的……”

  “你以为换工作就能解决问题了吗?万一她跟着你一起换工作怎么办?”智秀揉着背,没好气地说,“你们男人就会躲避,素来不会想着要如何从基础上解决措施。”

  东白抬起脸,不解地问,“那我该怎么办?智秀也看到了啊,洪妍儿小姐那个样子,你要我怎么办?”

  “是啊,我都看的啦!还看到你们抱在一起,亲在一起呢!”智秀瞪了东白一眼,走到他身边也蹲了下来,伸出手支使劲擦着他脸上一个碍眼的淡粉色唇印。“还好被我亲眼看见不是你自动的,否则我看你带着它回家怎么说明。”

  “智秀,你的意思是不是不生气了?”东白凑近了智秀小声地问道,听她的口吻仿佛已经对方才发生的意外完全释怀了。

  智秀微微捏住了东白的双颊,帮他扮出了一个争脸的鬼脸。“你是不是渴望我活气啊!”孕妇应当保持心情愉悦,如果经常为了小事情懊恼,尤其是无中生有的事情,那样生出来的孩子会很喜欢哭。她要的是一个安静可恨的宝宝,才不要爱哭鬼呢。

  东白摇摇头,笑着将智秀买来又散落一地的食物装进本来的口袋中,而后拉着智秀一起站起身,“不过智秀啊,你怎么又来邮局了呢,还买了那么多零食,这些真的很不营养啊。”

  “呒……原来是有些事情想告诉你的,但是忘却了。这些货色是我买来给自己吃的,不是给你的,东白还是自己叫外卖吧,我先回家了。”智秀又不打算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东白,这个男人应该好好观察一下究竟适不适合当她可恶宝宝的父亲,如果分歧适那么就要着手好好将他改造一番,省得孩子生出来跟他一个傻样。

  “啊?”东白呆站在原地,智秀此时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她捉摸不透那之下到底被掩饰了什么样的情感。

  智秀转身之际,又从塑料口袋挖出一个包装好的紫菜包饭放在桌上,“还是分一个给你,剩下的都是我的。另外,洪妍儿的餐盒立刻扔掉。我先走了,拜拜!”智秀说完,向东白摆摆手,媚笑着分开。

  看着智秀离去的背影,还有留下的一个紫菜包饭,东白挠挠头皮,完全搞不清楚智秀这到底是怎么了。

  从邮局出来后,智秀迟疑着要去哪里。回家?那只是借口,原本真的只是想和东白在一起吃个午饭,然后给他一个惊喜。可惜洪妍儿出现得不是时候,完全扫了她这份兴致。

  正当智秀犹豫不决的时候,手机的铃声音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名字,是延景。智秀纳闷地按下通话键,这个月的工作安排都已经结束了,不知道这个时候延景为了什么而打来电话来,“姐姐,什么事?”

  “智秀,你怎么不在家?现在在哪里?” 延景问道,此刻她正在智秀家门口,而家里却没有人。

  “我正在邮局呢,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吗?”智秀一边与延景通电话,一边走向马路边期待空载的计程车。

  “电话里说不便利,我现在正在你家门口,总之等你回来后再说。”延景告诉智秀自己的位置,表明了要与她会见后才华详谈。

  “好,那姐姐等我一会儿,我现在就回来。”智秀料想延景是因为有主要的事件才会去家里找自己,交代了一声后挂断电话,拦下一辆候客的计程车坐了上去,直奔家的方向。

  大略二十多分钟以后,计程车到达目的地。智秀下了车站在路口的地方就能看清正愁容满面地在门口来回踱步的延景。

  “姐姐!姐姐……姐姐!”智秀向她走去,连叫了几声,才将晃神中的延景叫醒。

  “哦!”延景回过神,换上一个强装出的笑容面对智秀,“智秀,你回来了。”

  “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公司出了事情?”智秀望着脸色怪异的延景,不免要关心起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进去说。”延景摇摇头拉起智秀的手,跟随她一起走进家门。

  智秀将在方便店买回的一大袋零食放在餐桌上,而后又为延景沏了一杯茶,用的是东白前多少日刚从罗美真那里拿回的烘焙好的茶花茶叶。比起那时在花坊咀嚼过的,味道要更加清洌甘甜一些。

  “姐姐,这个是用茶花的叶子制成的茶叶,你尝尝看。”智秀的语气中有些得意的夸耀,而这份情绪的来源全因为茶叶中包含着一种独酿的情绪,止于她和东白才能意会。

  延景不急着喝茶,她也没有这份闲散的逸致去咀嚼茶水中奇特的涵义。接过智秀递来的茶杯后便立即放下了,回身又从皮包内掏出一张夹在记事本中的纸片放在茶几上再推送到智秀的面前。“这个……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智秀拿起纸片看清了上面的内容,圆睁着双眼摆出一脸不可信任的表情。而双手也随着有些发抖,颤颤巍巍地不知该拿它如何是好。手中的纸片是一张写了九位数的巨额支票——金额为五亿六千万韩元,而出票人处加盖的正是中亚璀璨集团的印章。“这……怎么……怎么会有那么多钱?”纵然她的身份是大韩民国最为精良的女演员,依她的号召力只消一支广告的酬劳就能达到这个数字。可在完全理不清脉络的情形下,突然要她面对这样一笔未知来历的巨款,怎会不吃惊?

  “是中亚璀璨集团给你的酬劳。”延景如实答复,接着又从皮包里拿出一份当初与中亚璀璨集团签署的合同放在茶几上。

  看了一眼合同的仰头,是对此次拍卖会的协议约定,智秀猜想这笔钱或者是拍卖会的酬劳,可是对方不是早就已经支付过了吗?所以与中亚残酷集团之间的配合关系就应该在拍卖会停滞当前也跟着一起画下了句点。而之前为了辟谣,由远东日报作出的以鞭笞民知日报诋毁性谣言的报道,其中写到中亚璀璨集团与韩智秀签下了一年期的珠宝代言合同。难道说……

  “姐姐,这……这钱是接下来代言的酬劳吗?”虽然这样问,可智秀还是觉得哪里毛病。就算已经落实了那份工作,但那所谓的代言合同不是明明就还没有签订,更从何谈起现在就能获取酬劳,并且这金额也太高了一些。

  “只是这次拍卖会的酬劳,唉……”延景叹了口气,然后将这笔钱如何形成的起因和过程告诉智秀,“你应该也记不起来了,和中亚璀璨集团签订拍卖会合同的时候,还有一项附加的约定条件,就是在拍卖会结束以后你还能从拍卖所得的款项中额外抽取百分之五的提成作为报酬。这次拍卖会最终成交的价格是一千万美金,百分之五的提成就是五十万美金,约合五亿六千万韩元。所以,今天早上,米贞小姐的助理尹泰俊先生亲自到经纪公司让我务必将这张支票转交给你。”

  智秀完全不记得这之前还有过这样的约定,此刻她的思维在听过延景的叙述之后早已乱成一片。那一千万美金的拍卖价格是她亲口喊下的,带着一些恶作剧般的随意随性。可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无论最后的成交价格又会是多少,底本心中落定的主张简单到只是在一切结束后,自己可以不负责任的全身而退,却没有料到原来这个数额竟然与自己有着这样直接的联系——非但不须要为自己的胡乱叫价付出一分钱,反而还有这般惊人的收益,教她怎能心安理得地收下这笔钱呢?“姐姐……你帮我把这张支票还给对方吧,收下的话我会觉得不踏实。”

  “早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我今天也问过尹泰俊先生关于拍卖会的事情,大略知道了你和米贞小姐之间发生过什么。然而提成百分之五的条款是合同早已约定好的,如果不收下对方可是会以违约的情况来处置。呵,你想把事情变成那样可笑的地步吗?居然会因为乙方不愿意收下甲方依约支付的报酬而导致违约情况诉至法院,那可是会笑掉别人大牙的。”延景笑着如是说,就在尹泰俊送交支票的同时,从他的口气中也能听出几份这样的象征。

  智秀茫然地抬起脸,听到延景给出这样的回答,交还支票的做法似乎真的显得有些不妥。“那该怎么办?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一千万美金可是你自己喊下的,所以这笔钱究竟应该如何处理,你只有自己想方式了。不过智秀啊,你以后如果要做这样轰烈的事情,麻烦提前先知会我一声,你知道吗?昨天我在获悉你用一千万美金拍下那枚玛瑙的时候差点没吓去世,真是……”延景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如果不是因为尹泰俊的浮现并解释了事情的始末,此刻她必定是急的团团转,思考着要如何筹集那一笔巨款去收拾智秀玩闹一场后的残局。“另外,尹泰俊先生还让我转告给你一句话,他说米贞小姐并不是那种会说‘钱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的自满富人,也不是那种成天胡乱塞钱给别人的庸商。这次拍卖会对米贞小姐的意思和重要性你也清楚,而出于你这次的帮助才可以达成和卸下米贞小姐心中始终以来的愿望和包袱,所以这张支票仅仅只是用来作为一个受了你莫大恩惠的人对你表白的感谢之情。”

  所谓无功不受禄的情理智秀当然清楚,确实,这次的拍卖会若非自己在最后的关头喊下那一千万美金的成交价格,此时佩戴“绀羽玛瑙”到处夸奖的人就该是朴敏秀,而米贞小姐定是懊悔和失落至极的。可自己在这一场恶性竞争中承担的角色充其量也就是动动嘴巴,喊出一个可以吓退众人的价钱,然后在闹剧结束后将全部道具还给原有的主人,自己便能功成身退,不会留下任何后续的瓜葛。“可是……”

  “别可是了,反正支票我已经转交给你了,依照现在的情况你只有先收下,然后找个机会再去和米贞小姐协商。”延景说完,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要为智秀带来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智秀,除了转交支票给你,切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什么?”智秀也觉得仅仅只是支票的问题,确实不足以让延景出现刚才在门口时那样恍惚不安的表情,也不必匆匆促到专程前来为的只是要在今天之内将支票送到她的手上。该为支票烦恼的人是她韩智秀才对啊!

  “你知道德幼慈善基金会吗?”延景问道,一切烦乱的源头都是始于它。

  “德幼……德幼……慈祥基金会?”智秀的口中反复念着,脑海中也开始搜查起含糊的记忆与影像。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却根本想不起来。

  “去年你也参加过这家机构举办的义卖会,但那是因为江模的父亲,原首尔市长候选人的金正旭议员要求你到场,你才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参加。因为去年的反映不错,今年这家机构还会继承举行义卖会,不过今年全权负责和策划义卖会的是朴氏,而朴氏此次派出的负责人是……是江模……”延景没有把话说完,也没有说到重点就停了下来。心绪不平川观察起智秀面部忽闪的表情。诚然智秀的记忆仍处于结束的状态,但延景知道东白已经把从前那些事情都如实告诉给了智秀,当然其中也包括了与江模之间发生过的事情。

  智秀淡淡地笑起,面对延景显得有些顾虑的语言从容地作出了回应,“然后呢?因为去年我为这场活动带来了不少益助,所以今年也邀请我参加?”

  “就在尹泰俊先生离开后没多久,德幼慈爱基金会的会长安景顺女士也来到公司找我,请求你参加今年的义卖会,因为本次义卖的主题是为改良孤儿院孩童们的生活环境而筹集必要的经费。她取舍你是因为你的形象很好,而我允许她也是考虑到能为你带来更多社会舆论确实定,所以咱们的初衷都是一致的,我想你也不会拒绝。可是就在我和她达成协定商定让你加入当前,她才把朴氏在这次义卖活动中的参加身份告知我。智秀……我……”延景歉疚地支吾起来,经纪人应当为自己的艺人做出正确的判断,并为艺人带来可观的收益。可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要让智秀为难,她真是失败极了。

  “如果是可以推辞掉的工作,姐姐就不会来找我磋商了,必须要去是不是?”看到延景无奈摇头,智秀又顾自说了下去,“我答应你我会参加的。什么时候,在哪里?”

  “后天,也就这个星期日,在南山公园。”延景很感谢智秀许可了这个近乎于强人所难的要求,可在把义卖会的时间和地点告诉智秀以后,不免又露出难堪的表情,此刻自己让智秀参加义卖会的举动像极了那时自私的金正旭。“智秀,我真是……”

  “我知道姐姐在担心什么,因为朴敏秀与我貌合神离,如果她会参加一定不会放过刁难我的机会。再有江模成为了义卖会的负责人,说不定又会借机做出一些可能会伤害到我的事情。你是这样想的对吗?”智秀的唇边浮起一抹笑脸,延景对自己的好她又怎会不知道呢?一直以来她都是那样爱护自己的姐姐,不似其余经纪人成天只为了利益而对手下艺人的万般苛刻。而现在延景只是提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她没有任何可以推脱的理由。

  智秀善解人意的智秀的话完整说中了延景存于心田的担忧,去年参加义卖会之后的智秀,在受到江模父亲那番灼人言辞的损害后,借猖獗购物发泄感情,又将本人独自关在房间里哭了很久。就算现在智秀身边已经有了可供她依靠一辈子的具东白,可作为经纪人姐姐的她也同样要为智秀罢黜所有会受到侵害可能性。“那天我会陪你一起去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欲望那天让东白陪我去吧。”智秀轻轻摇了摇头,婉拒了延景的好心,事实只有在东白的身边能力让她勇气倍增,不必有任何多余的胆怯。

  “也好,有具东白先生在你的身边,我也可以放心了。”延景呼出一口气,积压在心头烦闷也释然了。“对了,因为是以孤儿为主题的义卖活动,安景顺女士还要求参加的人员可以尽量供应可以抒发以‘爱’为宣传宗旨的义卖品。所以,那些明星们衣着过的二手衣服和首饰今年是不被允许的。智秀……你打算怎么做?”

  智秀沉思了一会儿后,微笑着起身走进卧室,再回到客厅时手里多了一个方形的玻璃瓶,瓶子里装着的是淡黄色的液体。智秀将玻璃瓶摆在延景的面前问道,“就这个怎么样?”

  “这是什么?”延景拿着还不迭自己手掌一半大小的瓶子,揭开瓶口的软木塞闻着里面的气息,“啊!好特别的滋味,是香水吗?这气味很清爽。”

  “没错,我不知道在我失忆以前有不对姐姐说过东白送过很多茶花给我,这就是前些日子我和东白在一家手工香水花坊,用那些茶花提炼出来的香水。姐姐觉得我用香水作为义卖的物品怎么样?”智秀的眼中闪烁着等候的辉煌,就像罗美真之前说过的那样,用东白送给自己的茶花所提炼出来的独特香水是含有幸福意思的,而这份幸福也是能够装载在小小的瓶中与世上所有有爱之人分享。

  “嗯!听上去不错,很合乎安景顺女士的要求。”延景表示同意,这一件恰到好处的义卖品的确可能充分体现出义卖会的主旨,“可是只有几瓶恐怕不够呢。”

  智秀摆摆手,像是在挥去延景的过剩顾虑,“姐姐,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固然我和东白只做了一瓶,可是花坊的老板娘还帮我们提炼了良多,数量应该足够义卖应用了。你释怀,明天将来我会和东白去一趟花坊。”

  “如果是这样就最好了,智秀……义卖会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延景的心坎又开始纠缠于自己对智秀的愧疚。

  “你不是也说了么,参加义卖会对我来说并没有坏处,反而可以提升我的形象。而且可以用这种办法与大家分享我和东白的幸福不是很好吗?至于义卖会的幕后存在着什么样的人和事都与我无关,也不要把成世间界中那些神思复杂的事情沾污了为孤儿们铸造美好未来的本意。所以,我会很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做些力不胜任的事情给那些孩子们带去温暖和幸福。”智秀轻柔地诉说着自己对义卖会的渴切,她不想因为多余的事情而捣蛋了一些本来正面的事情。何况她的腹中也已经有了一个将要与这世界会晤的孩子,而她同样活力自己的孩子可以生存在污浊纯洁的环境中,不该受到那些坏浊气味的濡染。

  “我知道了,反正义卖会只有半天的时间,后天早上我负责开车送你们从前。”延景握起智秀的手,微微拍了几下,交代完以后正要起身离开。

  “姐姐,你是不是还忘记一件事情没有跟我说?对于朴京爱的。”智秀拉住了延景的手,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猜忌。今天早上看到报纸,她才得悉朴京爱因滑倒住进了医院。而那部因为演员的状况而再三搁置下来的片子终于不再沉默的继续迁就了,电影公司已经向经济公司发出了律师函,限期朴京爱三天之内回剧组参加拍摄,否则就要赔付一笔高额的违约金。“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我倒是很乐意看到那部电影无疾而终的下场,何况公司不是没有才干偿付违约金,只是为了朴京爱不值得。她现在是在耍大牌性格,真的认为自己现在已经升上一线明星的行列了。好吧,她爱在病院躺多久就多久,违约金公司会支付。而且算算时间也快了,当初与她签订的一年期合约到五月底就可以停止了,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延景说得轻松,事实上她确切因为即将可以摆脱掉朴京爱这个当初强加在身上的累赘而认为喜悦。

  智秀耸耸肩膀,对延景的决议不置可否,但听上去这个做法还算人道。“如果违约金支付有艰难的话,姐姐记得要来找我哦!”智秀说着从茶几上拿起那张支票甩了甩,又向延景抛去了一个自豪的眼神,“我现在可是有五亿六千万的现金不知道要怎么花呢!”

  “你这孩子,真是……”延景好笑地看着智秀欣欣然自得的表情,尹泰俊说的那个“钱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的人的确不是米贞小姐,而是面前这个刚才对着支票手足无措,现在又将支票视为自己私人财产的韩智秀。哈?她不是要把支票还给米贞小姐么,用来给她支付违约金她要拿什么还给人家?真是个笨蛋!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分享按钮